English

房地產公司股東糾紛案件紀實(五):股東除名

通過本專欄,我們將分享代理本案的過程,全景再現“股東糾紛那些事”。經征得委托人的同意,為保護客戶的商業秘密和個人隱私,本文一律采用代稱進行敘述。

 

背景梗概:

某房地產開發公司(下稱“B公司”)由A公司增資后,股權結構如下:     

 印章.png

B公司原為周先生個人獨資公司。在某房地產開發項目中,B公司需要繳納土地款1億元。周先生的表哥趙某表示自己投資的A公司可以與B公司合作。于是,B公司與A公司簽訂《增資協議》,約定:由A公司向B公司增資1.2億元,持股60%,公司注冊資本增至2億元。隨后,雙方辦理工商變更登記手續,公司執行董事由周太太擔任,總經理由趙某擔任。A公司入股后,便實際經營、控制了B公司。

在項目進行過程中,B公司召開股東會,做出引入某上市公司作為銷售合作方的決議。房地產項目由上市公司委派管理銷售團隊,使用上市公司品牌進行宣傳和銷售。同時,A公司催促周先生與上市公司簽訂金額為1.8億元的借款協議。周先生認為條款過于苛刻,拒絕簽署。雙方由此產生矛盾。同時,雙方在公司發展方向上意見不合,又無法就股權退出達成一致,矛盾日益升級。于是,周先生與周太太委托了我們,希望重奪公司控制權。


案件進展:

2019年某天,股東知情權糾紛如期開庭,庭審中,A公司代理律師提交了如下證據:

1. 審計報告:A公司的注冊資本已經全部實繳,而周先生的實繳出資額為0;

2. 2018年5月5日臨時股東會決議:要求周先生于2018年5月25日前實繳全部注冊資本并在實繳前限制利潤分配請求權、股東知情權;

3. 2018年6月1日臨時股東會決議:要求周先生于2018年7月1日前實繳全部注冊資本并繼續限制在實繳前限制利潤分配請求權、股東知情權;

4. 2018年8月1日臨時股東會決議:解除周先生的股東資格的決議。

A公司代理律師試圖通過上述4份證據,證明B公司經過合法程序,解除了周先生的股東資格,要求查閱B公司的財務賬簿也就“無從談起”。

后A公司又依上述證據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解除周先生作為B公司的股東資格,B公司辦理公司減資登記。

 

應對之策:

(一)請求法院解除被告股東資格的訴請沒有請求權基礎。

解除股東資格應以股東會決議形式,該事項不屬于人民法院審理范圍。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七條允許股東在對股東除名決議存在異議時起訴決議無效。沒有賦予任何主體通過訴訟主張解除股東資格的權力。

解除股東資格屬于公司自治范疇內的事務,不在法院民事案件的調整范圍之內,實踐判例中人民法院均持此觀點。(參考案例:(2019)閩0504民初408號、(2017)魯0703民初1703號)

 

(二)請求法院判令辦理減資及變更登記的訴請沒有事實依據及請求權基礎。

《公司法》第四十三條規定:“股東會的議事方式和表決程序,除本法有規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規定。”

B公司《章程》約定“減資等事項必須全部股東表決通過”。因此,訴請要求判令公司辦理減資應征得全體股東同意并作出股東會決議。

本案A公司只有公司60%表決權,三分之二尚且不足,無法滿足全體一致通過的條件。

 


上一條 下一條
回到頂部
东北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网上真钱捕鱼 二十选五专家预测 重庆时时彩2018官方 怎样分析足球欧洲指数 河北时时走势图结果 老海南七星彩投注网 云南时时是官网 球探app苹果版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庆 浙江体彩网络11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新时时一星投注技巧 mg淑女之夜免费技巧 山东11选5开奖地址 河北十一选五开始时间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